大學時走過的彎路

科研信息網 林曉舟 2019-10-25 16:16:51
瀏覽

  在人生的路上,有一條路每個人非走不可,那就是年輕時的彎路。不摔跟頭,不碰壁,不碰個頭破血流,怎么能煉出鋼筋鐵骨,怎能長大呢———

  大學時走過的彎路

  淺嘗輒止的學習 終歸心下遺憾

  白簡簡  

  【盡管從不認為學習是一件痛苦的事,但我也只嘗到了分數帶來的快樂。】

  如果我說大學最遺憾的事情是沒有好好學習,也許有人覺得我矯情,是一種明貶暗褒的自夸,但事實的確如此。

  進校時,主管教學的副院長信奉“通識教育”,專業課沒幾門,反倒對歷史、文學、哲學、社科都有學分要求。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,我的同班同學有去人文學院、經管學院、公管學院、美術學院的,還有去了外校學電影、音樂劇的……畢竟這4年中,只要你想學,沒有不能學的。

  有一位師妹,本科時和我上一樣的專業課,研究生卻順利考上英國著名的藝術學院,回國成了一名策展人;還有一位校友,入校是美術學院的史論系,后來轉到繪畫系專攻工筆,又因為愛好傳統文化,系統選修了甲骨文、考古學一類的課程,再也沒提起畫筆,最后成為一名文物鑒定者。

  我沒有轉型,自始至終都在本專業。但可惜的是,我盡管出于愛好選修了足夠多的人文類課程,但終是淺嘗輒止、不成體系。

  比如,我喜歡魏晉南北朝,選修了歷史系專業課《魏晉南北朝史》和全校公選課《世說新語與魏晉風度》。老師是同一位,人和課都頗有魏晉之風,我聽得很開心,作業寫得不太專心。聽完沒多久,留在腦子里的也只剩下一些名詞和段子,至于整段歷史,那就是一團漿糊。

  而且,我選課更在意的是老師是否nice,評判標準滯留在“分數”這個高考后遺癥上。每次選課,我熱衷于打聽各門課的難易程度和給分情況,甚至將其作為第一標準。有一個學期,我選了頗感興趣的《人類學概論》和《天文學概論》,試聽第一節,兩門課的老師都開誠布公,說自己很嚴格、作業很難、考試分低,我也就果斷退課,舍棄了頭頂的星空。

  選課是一門藝術,而我就是一個希望面面俱到而終至平庸的藝術家。除了計算老師nice度和課程有趣度、學分績和完成培養方案之間的最優解,甚至兼顧早上起不起得來、能不能空出一整天時間等條件……最終擺在我面前的課程表,一定是好玩又舒服的,而且分不會低。

  這樣的選課思想在我做交換生期間都未能幸免。對很多人來說,有機會在國外大學度過一學期,應該用心體驗異域文化和前沿學科。可我不,費盡心思,選了三門能抵本校學分的課,有一門甚至是一個訪問學者的中文課。期末拿到全“A+”成績單時還沾沾自喜,多年后回望卻十分遺憾。作為一個從小到大沒有拿過低分的考試型選手,我可能已經失去了體驗學習本身樂趣的能力。

  就這樣,我念完了本科4年,又以不錯的學分績保研,然后工作至今。也許在旁人眼中,我是一個學識廣博的人——雖然學得很不系統,但那些專業名詞我都略知一二。曾經學過的幾十門通識類課程,在如今這個工作崗位上居然都發揮了一定作用。可只有我知道,斷章殘篇,雖是華美,終不成文,我終是淺薄的。

  寫到這里,似乎越來越像一篇“懺悔錄”。是的,我還遲到、逃課、期末論文寫得心不在焉、沒看書就敢寫讀書報告……大概是犯了所有學生都會犯的錯。盡管我從不認為學習是一件痛苦的事,但我也只嘗到了分數帶來的快樂。畢業后多年,當我看到前文的那位朋友,因為認出了青銅器銘文中的一個字而能高興一天,我覺得自己可能真的錯過了很多。

  事實上,有很多問題直到現在,我也沒有完全想清楚。比如,學習是不是一定要吃苦?為自己設定學習目標是功利嗎?應該享受單純的學習過程還是說一定要學到什么東西?或者說“不為無益之事,何以遣有涯之生”……可人生最后的全職求學生涯早已一去不復返。

  在走出校園之前,只要好好學習,日子就算成功了一大半;之后的人生,各種壓力和挑戰會紛至沓來。當最優解不再是簡單粗暴的分數,甚至都不知道結果會是什么時,權衡利弊前,得先問問自己的心。

  保研九曲十八彎 繞過了才知路有多遠

  范娜娜

  【你最忽視的地方,以為最簡單不過的流程,可能給你最痛的血淚教訓。】

  很多人常常說時間是最好的過濾器,歲月是最真的分辨儀,但有些事情,多久之后,都是耿耿于懷。如同一根刺,扎在了心尖,每一次回溯,都是多一遍的后悔。

  我的保研經歷就是如此,彎彎繞繞,滿目荊棘。排除更多難以言說的客觀原因,不小心踩過的坑也是雷點十足。

  當我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,就想著今后還要讀個研究生,到更好的學校去見識一番。因此,在大學的4年里,盡力去按照著一個標準的所謂“好學生”的模板來要求自己,成績上并沒有拖后腿。

  但如果你以為保研,僅僅排名靠前、成績好就夠了,那還是想得太簡單。當名校對自家學校的保研生越來越青睞,也意味著保研這場仗越來越難打,在那一年的三四月,周圍同學有開始做考研準備的時候,我的保研前期征程也拉開了序幕。

  每天刷N遍各大院校的官網,等待著他們的夏令營消息。一邊不斷修改自己的簡歷,一邊尋找熟識的老師寫推薦信,同時準備各種證明成績單,投遞給一個個郵箱。

  在這個過程中,焦慮是一種常態,不清楚到底是誰在和你競爭保研的機會,在前期的廣泛海投之后,沒有收到一個通知,于是每天都陷入對自我的懷疑之中,頭發加速脫落。當終于收到一個某985高校的入營電話時,才一點點拾起對自己的信心,然后又是一場兵荒馬亂的夏令營之旅,好在在回程的慢速火車上,欣喜地查到自己已成為擬錄取中的一員。

  走到這一步,自以為一顆心終于落下了一半,一只腳已經踏入了名校,但盲目的自信,現實總會給你潑上一盆冷水。

  9月,全國性保研正式開始的時候,非常不幸,我在學院的保研環節中名落孫山。那時候,拿著一個985的“擬錄取”,接到另外一個985的面試電話,卻沒有本校的保研名額,一切都沒有用。就這樣,我的保研畫上了失敗的句號。

  復盤這場跌宕之旅,保研需要過的兩大難關——本校保研名額的獲取,外校研究生接收的offer,但我過于重視外部的保研篩選,而對于學院內部的保研規則研讀不夠。成績并不是唯一影響因素,各種額外加分,學院現場面試都會影響大局。

  但彼時的我樂觀地以為,外校考試我都能通過,本校更是十拿九穩,哪知道你最忽視的地方,以為最簡單不過的流程,可能給你最痛的血淚教訓。

  在本校英語面試環節,偏偏就問到了我一掃而過,覺得最不可能抽到的問題。作為典型的 “啞巴英語患者”,我在試卷上可以刷高分,但到了口語表達上,總會被拖后腿。面對專業術語分析,尤其是準備范圍之外的提問,自然而然遇到了卡殼、重復的尷尬。

  無頭蒼蠅一樣的我,在保研的路上橫沖直撞,更多地停留在“自我感動”上,認為自己付出了更多,成績也足夠優秀,所以理應得到這份收獲,但卻沒有去思考,是不是已經繞了彎路,走上歧途。

  海投并不意味更多的機會,可能只是暴露你的準備不夠有針對性;度過了外校考核的激烈競爭并不意味高枕無憂,本校保研的血雨腥風也不能輕視;就像即便你把一整張考卷填得滿滿當當,但搞錯了解題的方向,沒人會因為你很努力答題,就給你個滿分。

  在結果塵埃落定的時候,我大哭過,灰心過,絕望過,有時候也會想,如果有前輩早點為我指明了這些,能不能避免栽坑,避免與理想的院校失之交臂?

  答案無從知曉。張愛玲在《非走不可的彎路》里曾經寫道:“在人生的路上,有一條路每個人非走不可,那就是年輕時候的彎路,不摔跟頭,不碰壁,不碰個頭破血流,怎么能煉出鋼筋鐵骨,怎能長大呢?”

  后來的少年們,至少、至少,希望你能少走一些彎路,愿橋都堅固,隧道都光明。

  用一堆證書維系安全感 是另一種浮躁

  李帆

  【究竟哪些證書能起到作用,我從來沒針對自己的情況,好好分析過。】

  從開開心心踏進大學校門,到心事重重地去上晚自習,短短一個月,我的心態發生了巨大變化,充滿焦慮和怨念。

  “呦,小語種,這個專業能干啥?”如果只是一個人這樣說,還能回幾句嘴。但是校醫院醫生、軍訓教官、其他院系的老師,甚至自己班上的同學都在這么問,我就開始心緒不寧,懷疑專業,進而懷疑自我,懷疑人生。

  彼時,我還不到18歲,心態不穩定,更沒有學會用長遠的目光看問題——否則就會知道小語種潛力無限,以后機會大把。當時,只是有一點很明確,畢業后必須找到工作,要是賴在家里,我想,我媽會手刃了我。

  焦慮如果不能轉化為動力,只是徒增煩惱,不如樂呵呵地過下去,還好,我確實付諸了行動。本專業的課程,我自然很重視,保持了穩定的成績,然后,把更多的時間花在了考各種各樣的證書上。經常想:如果專業不能提供一份體面的工作,也許證書會拯救我。這就是當時最樸素的想法。而之后的事實證明,這種想法,還真是太“樸素”了。